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雨为雪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日志

 
 

心债(九)(十)----荆棘  

2010-07-24 11:12:5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

又是一年的国庆节我回乡探亲。中午我很快吃过了饭,提起妻给我做的一条新棉被就往外走,“福生”她欲言又止看着我,我停住了脚步“你要说什么快说!我还要赶车呢。” “我上次去省城看你过的太苦了,虽然咱家穷,但在乡下还是能过下去”她停了一会儿又说:“可是,你在城里就不行,以后你少往家里寄点钱,买几件象样的衣服,吃点好的,不要太苦了自己,只是…”她停了一会低声说:“只是你多回来看看俺…”我感激地看着她,点点头,突然发现妻的白发又增多了,皱纹已经爬满了她的脸,她确实太老也更丑了,然而她不过四十岁啊! “妻啊!你这都是为了我啊!”我不忍心再呆下去,告别妻子快步离去…。直到翻过了村口的一道小土丘,我不禁放慢了脚步,又回头张望了一下我和妻共同生活过的老屋,老屋的屋顶已看不见了,但还清晰地看到门口那棵老槐树的顶端,繁茂的枝叶在随风摇曳着。

                                                               ﹝十﹞

我匆匆赶到火车站。离开车的时间只有几分钟,我快步挤上车厢,车厢已经挤满了人。我四处搜寻着能落脚的地方,还很幸运在车厢洗脸间找到一块立身之地。我把行李放在地上,挤在车窗旁的角落里,眼睛凝视着窗外。 “同志!你能将包袱挪一下叫我站一点好吗?”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我不搭腔,像没听见似的。“同志,请你挤一下给我让点地方行吗?”她有些生气了。我瞥了她一下不情愿地挪动了一下地下的包袱,她挤了进去和我并肩站在了一起我们挨的很近,如此近距离接触一个陌生的女人,对我一个农村子弟又有家室的人来说着实有些别扭,身子侧转着尽量远离她。

列车飞驰着,有节奏地震动着摇晃着,使人心烦又无聊。无意间我打量一下身边的这个女人。她张得很标致;鸭蛋型的脸.白皙的面容上闪烁着一双动人的杏仁眼,穿着讲究而不显着意的痕迹,微扬的脸浮着笑容,给人一种文雅的美感,大约有30多岁。突然我感到这张脸在那里曾经见过,这张脸是多么熟悉啊!“尚晓娟—”我脱口叫出了声。她听到叫声本能地转过头来疑惑地打量着我说;“你是谁?你怎么认识我的?”“尚晓娟,我是你爸爸尚教授的学生张福生啊!你不记得啦?”尚晓娟想了想突然想起了什么;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张福生,听我爸经常提起你,你是一个非常用功的好学生”她欢快地对我说: “张福生十几年了,你还能认出我来?”尚小娟兴奋地。“因为那次去你家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了”我也不知为什么竟然这样直爽说出了如此恭维的话。我也激动地说:“时间真快啊,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尚教授和师母都好吗?”我问。“我爸爸……”她不再像刚才那样兴奋,我发现她的脸阴沉下来,眼里闪着泪花,有一种不可捉摸地仇恨和怨艾。我不知所措,我知道我触到了她伤心之处,我不敢再问下去。我俩都陷入了沉默。停了一会儿尚晓娟把文革时她父亲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戴高帽游街,批斗,关押,因受不了这种非人的折磨和屈辱而自杀。母亲也因承受不了父亲含冤死去的打击,一病不起就再也没起来,也随父亲而去……。听了她的不幸遭遇我的心如水煮一样疼痛难忍。尚晓娟说着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竟然不顾周围那么多旅客都在注视着她而哽咽起来。我赶忙从提兜里抽出一条毛巾叫她擦一下眼泪,不知怎么安慰她,只有转换话题 “尚晓娟,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市二中教书。”“太好了!我们是同行我在四中,以后多联系啊”!接着又是沉默…

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火车发出长鸣,我们到站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