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雨为雪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日志

 
 

心债(十一)------荆棘  

2010-07-25 14:32:2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和尚晓娟在火车上偶遇后,她的音容笑貌在我的脑海里时时闪现挥之不去,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能忘记她。不知道是她那双美丽,透明的眼睛,还是她那高雅俊俏的气质,还是因为她是尚教授的女儿……。我一想起尚晓娟,就有一股激情在血液里往外冒,恨不得立即能见到她,但一想到自己的家境强烈的自卑感又使我退却。

星期天下午我正在房间里备课,宿舍的门“笃笃”地敲了几下,我忙去开门竟是尚晓娟。她穿着淡蓝色的连衣裙,乌黑飘逸的长发,身材丰满又匀称,虽然人到中年但是风韵犹存。我不知为什么心跳的那么厉害,脸涨的通红,“你?尚晓娟!没想到你会光顾我的寒舍,真是三生有幸。”我激动的说。“我是来你们学校办点事顺便来看一下你。”她说着扬起她秀美的眉毛好奇地扫了我的房子一周,“张福生,这是你的家?真可谓是个寒舍啊!”我有些尴尬,赶快手忙脚乱的去收拾凌乱不堪的房间,好象她发现了什么“张福生—这是你的午饭?”她看到我中午吃的剩的半碗面汤还有半块已干的烧饼。“这样的生活未免太可怜了吧。”她说这句话是无意的,然而对我来说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我只是搓着手不好意思的请她坐下,停了一会儿尚晓娟说“张福生,你怎么不把爱人调来一块生活呢?”我没有回答,“年纪都不小了应该调到一起相互照顾,这样才像个家。”尚晓娟并没有发现我的尴尬,只顾着自己问个没完。“是的,她应该调来,可是没办法调不来啊!”“为什么?”“因为她是农民,农民是无法调到城里来的。”虽然我很幽默地回答了她,然而我的心并不轻松,一股酸楚涌向心头。尚晓娟好象明白了她不再说什么。“尚晓娟,还是说说你自己吧!”“我没什么好说的。”“为什么?”“文革中结婚了,又离了。”尚晓娟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脸色变的苍白,她站了起来走到房门口,向远方凝望了一会,好象在克制自己的感情。一会儿走到原地坐下。“自从父亲含冤死后,我这个反动学术权威的女儿没人敢接近我,还经常被批斗,我是那样的孤独、无助,命运对我如此冷酷无情几次想自杀,这时一个人走进了我的生活,他是我们学校工宣队的队长是他帮助了我救了我,使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停了一会,尚晓娟接着说;“文革后我们结了婚。”“现在他可好吗?”我问“我们离婚了”“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差距太大了,他是一个工人,小学毕业,两个人的生活习惯,思想观念简直是两个世界的门槛,更不能容忍的是他生活上粗俗的言语和无知,使我生活的很苦很累。”她喘了一口气“本来我想为了这份恩情应忍耐下去,可是我不能欺骗自己,更不能欺骗他,如再坚持下去,对他对我都是一种伤害,我们就是这样离婚了。”你们没有孩子吗?”我问;“有一个‘苦果’我要了”尚晓娟像连珠炮似的说完,站了起来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我的婚姻,我的生活。”我一时竟找不出什么说的来安慰她。“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今后?我还有什么今后呢?我的今后都在那波澜壮阔的苦难中被洗劫一空了”她紧紧地咬着下嘴唇,霍地站起来用一种冷冰冰的但又带着茫然的目光“天不早了,我该走了﹗”“我送你”我跟她走出了校门从学校附近的公园抄近路送她回家。

此时 天色渐暗,夏日傍晚浮云缓缓飘动在暗蓝色的天空,从那闪着波光的小河远处飘来阵阵地花香。公园里的情侣对对,漫步徜徉于花丛小路之间,我和尚晓娟并肩走在公园林荫小道上我不知为什么,我心中有一种莫名地冲动,更使我有一种从来没有的幸福和满足…。(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