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雨为雪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日志

 
 

心债(十二)---(结局)  

2010-07-27 16:28:1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啊!就是这样五彩缤纷,它好象大海的浪花,金子的闪光,三月的春潮那样的美,那样的亮,那样的令人神往, 令人幸福,叫人陶醉……。我在品味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和尚晓娟的邂逅,给我暗淡无光的生活注入了活力,使我从没感到过的生活着的快乐。对于尚晓娟,我不敢有任何非分的奢望,一想起在那遥远的山村日夜盼夫归的妻,我的内心又是一片灰暗。我努力地克制自己使尚晓娟的影子在我的心里渐渐地模糊,然而越想忘却确更加思念,我暗暗地苦恋着尚晓娟,又怕对不起为我付出一切的妻,我被爱折磨着。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妻子和孩子的迁城的希望已成泡影,夫妻长年的分居早已使我心力憔悴,为此,我不知暗暗落了多少泪。四十岁的我眼睛已经昏花,头发已经斑白。我怕放假,我怕黑夜,每当夜幕降临,看到同事他们兴匆匆回家的情景,我就有一种难以忍受的悲凉。每当夜深人静,尚晓娟那俊俏高雅的身姿,时时浮现脑海里,同时山村里妻子那苍老布满皱纹的脸庞和那一双干涩无光的眼睛搅的我难以入眠。我不知该怎么办,我想笑笑不出来,想哭哭不出来,泪水伴着哀伤,爱伴着怨,痛苦伴着负罪,我的心充满着窒息……。

慢慢地我的心里有一种不可捉摸的情感在转移,我不再想念那遥远的爱了。妻似乎与我无关,那一度使我心荡神驰的过去只当作一种不堪回首的往事,那一对燃烧着热情和企盼的眼睛在我心头渐渐模糊了。尚晓娟的出现和妻常年的分居经济的贫困,使我不得不考虑今后日子我该怎么过?我渐渐感觉到婚姻不仅仅是吃饭,睡觉,生子,更重要的是心灵的沟通,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更美好的东西……。

我知道我已深深爱上了尚晓娟,我被爱折磨着。夜,无边无际的夜啊!四周静悄悄地,只有学校附近公园的秋虫的叫声,使我更加心烦,我嫉妒那些正温暖小家庭里做着甜美梦的人们,更是可怜孤独一人躺在冷冷清清小屋的自己。我不敢向尚晓娟表白我对她深深地爱,更没勇气向妻子提出离婚,怕被世俗所唾弃。妻啊!命运把你和我栓在一起,又无情地抛向两地,文化程度的差异使我俩无法沟通,难道对你对我是公平的吗?委屈,怨恨占据了我的心我愤怒了,我不能再这样地生活下去,我决心去追求一种新的生活。

(十三 )

怀着忐忑不安地心情回到那曾经给我多少痛苦,又给我多少温暖的山村,几个月没有回家,突然地归来,妻很兴奋“回来啦﹗”她急忙从我手上接过背包。“你怎么不把被子带回来,叫我给你拆洗一下”“不用了,我自己会洗。”我一直低着头冷冷地说。“那就赶快洗洗脸,我给你做饭去。”“不﹗不忙……”我有些心慌语塞,妻子转过来身来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我,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我,。我望着妻那更加苍老,黑黑的皮肤,和稀疏的头发,我感到一种负罪之感,我又心疼起她来了。我的心绪坏极了不知道如何开口?觉得自己在做一件最残忍的事啊!但一想起自己几十年孤独贫困毫无生气的生活,这样的痛苦不仅仅只有我,也包括妻啊!我不能这样长期的和妻这样虚假的生活下去了!。

天黑下来了,妻铺好了床和往常一样先脱了衣服钻进被窝里,我没有动只是怯怯地看着她: “我睡不着,咱俩是不是好好谈谈!”我下了决心。“福生你说吧,俺听着。”她从被窝里坐起来披上衣服,疑惑地看着我 “我,我想给你商量一件事。”我搓着双手喃喃地。“你上次去省城也见了,我的日子实在不好过……”我欲言又止。“福生,俺知道我和孩子的户口迁不到城里,你一个男人在城里生活也不容易,你过的很苦。不过再忍耐几年,等孩子都长大了,我就进城照顾你。”她显然没听懂我说意思,因为她含辛如苦几十年为我撑着这个家,她苦熬苦盼她爱着的丈夫,她不相信也不敢相信我会如此无情地想抛弃她。“忍耐!忍耐!几十年了我忍耐不了啦!”我有些发怒了。“我知道你也很苦,你对我恩重如山,我也曾想大学毕业后有了工作把你接出去共同生活,可是农村户口迁不出去,即使能迁出去,我每月五十元的工资几口人怎么生活?你知道吗?为了生活,我到处借债,别人看不起,连自己也感到寒酸。”停了一会儿我接着说“每当看到别人热乎乎的一家,而我却孤单一人,只有关门在屋内流泪,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是在向妻倾诉几十年的委屈,又好象是在控诉上天的不公。越说越越伤心,禁不住泪如雨下。妻下床拿过一条毛巾叫我擦了泪,“福生,别难过了,我知道你过的很苦,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鼓足勇气大声说:“我们离婚吧!”“离婚!?”,妻好象遭到一个霹雳惊呆了,他不敢相信和她相爱几十年已经生了五个孩子的丈夫会和她离婚,她吃惊地看着我,嘴角颤动着 “不!我不同意!你可以调到离家近的学校工作,我会常去照顾你!”“那怎么行”此时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妻由于震惊而扭曲的脸庞,我突然感到她是那么的丑陋,使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厌恶和反感 “你说的办法根本行不通,你不为自己,也为我想想我们能这样过一辈子吗?”妻不再说话,只是茫然地看着我,好象审视着一个闯入她家里的一个陌生人。“我知道一个男人长期在外生活也实在太苦这能怨我一个人吗?况且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去离婚你不怕丢人我还怕丢人!”“难道我们能这样毁了自己的一生吗?”妻干涩的眼里没有泪水,我被激怒了大声吼叫着;“你同意不同意离婚?”“不离!”妻仍坚决地。“好吧不离我就走,永远不踏这个门!”说完拿起提包 “砰”的一声甩门走出去,离开了那个曾给我痛苦也给了我温暖的家。

(十四)

回城后,我虽然也感到自己对妻太残忍也太不公平。这是妻的过错吗?我和妻几十年来都是遵从着法律和道义来承担着彼此的责任和义务。然妻能做的一切我能做到吗?我又做了多少呢?我是否太自私,太无情,然现实又使我不甘心就这么孤独寂寞的度过自己的后半生。生活啊!就是这样冷酷,可我必须接受。我的心有多么疼只有独自品尝,我完全失去了生活的乐趣,即曾因邂诟尚晓娟后一时的激情也渐渐消失,我好象掉进不可自拔的网里面无法解脱。现在除了每月节衣缩食,按月多给妻子多寄点钱,履行一下自己的义务外,故乡再也不是我日思夜想的地方了。

    (十五)

“张老师,电报。”几个月后一份加急电报寄到我手中。“嫂病危速归。”这是弟弟寄来的,我的心“咯噔”一下,一种不详的预兆,使我不禁打了一个寒噤。因为家里没什么大事从来不会发电报给我的。不容我多想,我忙请了假,冒着严寒连夜赶回家中。

昏暗的灯光下,妻子痛苦地躺在床上,周围站满了人。我不敢环视在场的人,直奔妻床边“孩子他妈,我回来了。”妻听到了我的声音微睁了一下眼嘴唇翕动了一下,我看到她眼角流下两行泪。我知道她是在向我诉说她的委屈,我从被子里拉出了她的一只手,她的手那样的冰冷我的心被触动了。我拉着她一只手坐在她的身边,不知怎么向她忏悔,只是仔细地端详着她;几个月的时间妻比我上次回来时更衰老,不到五十岁的人已满头白发,满脸皱纹,和她的年龄极不相称。看来这几个月她经受多么大的煎熬啊!我感到一阵心酸,悔恨,负罪,一股脑向我袭来,顿时我的心翻卷起波澜,“妻啊!你醒醒,你醒醒啊!给我一次悔改的机会吧。”我的泪水不禁唰唰落了下来,望着妻紧闭的双眼,我的心在隐隐作痛,我不能自已双膝跪地放声大哭起来…

事后,我才知道。我上次回家向她提出离婚之后,她忍住极大的悲痛,经受着感情的煎熬,本来就多病的身体越来越差,为了抑制悲痛只是拼命地干活来减轻内心的痛苦。前天在地里干活时突发脑溢血倒下的,虽经两天的抢救但终没有挽回她的生命,妻就这样带着绝望,带着我对她的伤害永远永远的走了…。

埋葬妻的第二天我又来到妻的坟前,望着枯草中的新坟,心中对妻的无比的忏悔使我不能自已,。跪在妻的坟前我放声大哭; “妻啊!我的亲人都是我害了你,我好后悔啊!我欠你的太多,太多……”。  (结局)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