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雨为雪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日志

 
 

又逢七夕  

2016-08-08 00:01:20|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年,我六岁。
       燥热的夏天,头顶的吊扇呼呼的刮着,我们正吃晚饭,突然停电了。那个年月,乡下的电总是不够用,停电,我们已经习以为常。虽然习以为常,我还是撅着小嘴嘟囔几句。老妈点了蜡烛说,赶紧吃,吃完去院子里凉快。
        饭毕。老爸搬了硬板床在院子里,铺上席子,撑上蚊帐,我忙不迭的钻进去。我和老妈一头,老爸自己一头。蛙声,蝉鸣,老妈的蒲扇声,还有满天繁星。老爸和老妈讲完东家长西家短的琐事后说,我给你们讲个牛郎织女的故事吧!我瞬间躺到老爸的枕头上,老爸边讲边指天上,他说,这是织女星,那是牛郎星,牛郎还挑着两个孩子呢瞅见没?那是我第一次认识星星。老爸说,每年七月初七,牛郎和织女就会见一面。我问,能听见他们说话吗?老爸说,太远了听不见。但是有一个办法可以听见。我催促老爸快讲。老爸说,初七那天晚上,头上顶着夜壶,蹲在葡萄架底下就能听见他们说话。老爸说完哈哈笑起来,老妈责备老爸瞎说。他们继续聊别的去了。

        我当真了。并把这件神奇的事告诉了几个发小。他们也当真了。

        然后我每天问老妈,今天初几了?啥时候七月初七?

         终于等到了那天。刚吃了晚饭,我就带着几个发小,拿了二胖家的夜壶,偷偷摸摸的钻进三奶奶家的葡萄藤下。我们都抢着顶夜壶,后来争执不下,因为是二胖家的,所以二胖先顶。我们都眼巴巴的看着顶着夜壶的二胖,希望他能传递点织女牛郎的对话。良久,二胖说,听不见啊!我说不可能啊!我正要拿来往头上放,三奶奶嚷嚷起来,你们几个不省心的孩子,半夜还来偷葡萄?!我们一下子全窜了出去,因为三奶奶拿着拐杖的,她不是吓唬是真打。
        回到家,闷闷不乐。老妈问我怎么了。我一五一十的讲了事情的原委,一旁的老爸快笑岔了气,老妈自然是吵了老爸一顿。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老爸不是胡说的,也许真能听到呢!可是,再也没有去尝试着听过。

      七夕是个美好的节日,有情人团聚,缠绵。而我只想我老爸。老爸是影响我三十年的男人,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任何男人可以与之比拟。爱人整日活在老爸的阴影下,但从不抱怨,因为我认识的人里,没有人觉得我爸不好。他,不抽烟,偶尔喝酒。作风正派,雷厉风行。邻里间的红白事,均是老爸主事。从宴请宾客,到买菜杂役的安排,大小事情都是他来定夺。威望极高,是我们小辈们所不能及的。老爸写的一手好字,早些年,春节前夕,邻居们经常拿些切割好的红纸请老爸写春联。我,当然是负责拉纸,晾晒。等到除夕那天,满大街的跑着读各家大门的春联。然后自豪的告诉小伙伴们,你看,这都是我爸写的。满脸的自豪擦都擦不掉。

        求学,离家。很少再有机会和老爸一起看星星了。但我心里,老爸的模样一如当年的俊朗。直到我结婚那天,老爸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个人偷偷抹眼泪。我知道,自打我出生,老爸就宠我,哥哥姐姐犯了错都拿我当挡箭牌,只要我和老爸腻歪一会儿,他们就都解放了。老爸出门总爱带着我,小尾巴一样,甩不掉,也不甩。我突然觉得抹眼泪的老爸老了,两鬓凸显了白发。我泪眼婆娑的给老爸敬酒给老爸鞠躬,清晰的听到了老爸哽咽出了声。才意识到,那个教我看星星,给我讲故事的爸爸真的老了。不是风烛残年,却也是两鬓霜染,微驼的背,微胖的身躯已不见当年的飒爽英姿,但依然是我尊敬依赖无人能比的老爸。

         都说,女儿是老爸上辈子的情人。那么,今夕,我不恋今生,不说来世,只想想念我的前世情人。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